首页 [琴手必读] 10种防止受伤的方法以及伤后复原

[琴手必读] 10种防止受伤的方法以及伤后复原

发布日期:05/14/2018

 

Tod the Wet Sprocket的唱作人兼吉他手Glen Phillips正坐在Nickel Creek’s Sean Watkins客厅里那张玻璃覆面的咖啡桌上,突然玻璃碎裂,锋利的碎片散裂空中,可怜的Phillips左臂严重划破,尺骨神经严重受损。(这部分是前臂一块较长不受保护的神经,当碰到尺骨端的时候会非常疼。)手臂的一块肌肉也受到损伤。

 

通过外科手术,大部分的损伤都被修复,但Phillips要想康复还需要花费很长时间,目前他仍在恢复过程中。这次损伤对Phillips而言还是挺长久的,当他按弦的时候明显能感觉到。事故发生已经过去九年了,他的手指常常感到麻木。还有的时候,疼的像是遭受轻微电击似的,他的小指还未恢复。迫于这一情况,他不得不彻底改变他演奏的方式。

 

Phillips对自己的琴技实事求是,试图通过幽默的方式来应对这次打击。他说:“我生命中有史以来第一次为自己不擅长练习感到庆幸。所以我以前从没放弃过练习。”

 

接着,他开始思考下一步怎么办。

 

他说:“我从‘小心自己的期望值’的角度去看待问题。我需要挑战,想要更多的合作。”

 

他所面临的挑战便是怎样才能一直出去巡演。Watkins是事故发生时抱着Philips冲向医院的,Phillips伤后的第一次巡演是由Watkins负责吉他部分,这也使得合作成为可能。实际上,与Watkins合作相当愉快,这对Phillips的康复也有着意想不到的积极影响。

 

Phillips所遭受的创伤是会造成生理和心理上的永久性伤害的。他本可以选择逃避、安心治疗,或者拒绝面对变化了的现实情况。相反,他选择直面应对。他说:“面对无法躲避的痛苦你真的可以从中学到很多东西。你必须要学会如何应对,保持自己的立场中心。这在我所有的经历当中算不上是最有趣的,但却是最重要的一次。”

 

10种防止受伤的方法:

  • 保持健康:一路上要想保持身体健康是有一定难度的,但走路和拉伸运动几乎可以随时随地进行。或许你会在走路的途中发现新东西。对于那些大部分时间呆在酒店房间的人来说,更适合进行瑜伽锻炼。
  • 开车或是坐飞机对长期在外巡演的音乐人而言是比较痛苦的。务必要留意哪怕是诸如坐姿一般的小细节。
  • 演奏的音量一定要适中,不管是在车里还是在飞机旅行中头戴耳机。噪音太大会导致疲劳。出门在外本身已经够艰难了,所以,请尽量避免自寻麻烦。
  • 保证充足的睡眠。表演结束后的派对就不要去参加了,把早晨的时间安排好,以免时间局促,太过匆忙。
  • 食物是保持健康的要素之一。像是蓝莓、草莓以及牛油果对于关节炎有着良好的缓解效果,而像是乳制品、番茄对某些人来说则会加重炎症反应。
  •  尽可能选用最轻便的设备。学会正确的提携技巧。
  • 选择适宜的兴趣爱好。作为一名吉他手,如果你感兴趣的是每日拳击课或是手球,请务必斟酌一下报名参加是否是一个好主意(虽说手球是有史以来最棒的体育运动)。
  • 当心坚定而有力的握手!坚定地握手是良好素养的体现,但如果导致腕部扭伤或是关节淤紫就不好了。不妨采用欧式飞吻问候彼此。
  • 控制压力。当你感到压力大时,是很容易受伤的,所以采取一些简单有效的小窍门。沉思冥想被证实有助于身体健康、强化注意力,而且不用花一分钱。
  • 有些小活儿需要动手处理时一定要思前想后。甚至连家中维修或是一些木工活都是有一定风险的,一点儿小伤都有可能影响到你的生活。

 

10大伤后复原方法:

  • 给自己“充电”。假如你收了伤,可能会影响你日后的演奏,一定要掌握正确的治疗与康复方法来实现尽可能的完全恢复。可以去询问,去上网研究,但一定要小心那些未经证实有效和安全的假处方或者是所谓的“全面性护理”。
  • 做好心理准备。积极乐观的态度有助于全面及快速康复。
  • 如果要做手术的是你常用的那只手,不妨在手术前多加练习使用另一只手,特别是在打字、刷牙、吃东西、以及一些事关自己日常个人卫生方面的需求时。
  • 做好生理准备。自己的身体越健康,自我感觉也就越好,那么你在应对较长时期的康复期也更加从容。
  • 家里是不是有一摞书你一直想看却没时间看?你是不是一直觉得应该提高一下视奏和乐理方面的功力?在康复期,你便有机会做这些事,不用去纠结这段时间是不是应该去练习演奏。
  • 放轻松。要想做到不去担心没了收入、身体某些方面的永久性损伤的确很难。但要知道,前路一片未知,所以不要因为想太多有的没的把自己置于更加艰难的处境。总归会有走出来的方法。
  • 在康复期间,留心多听些专业人士的音乐。尽自己最大努力去复原,不要以为自己知道的比他们还多。康复要按阶段走是有原因的,所以要一步步按部就班。
  • 当你可以复出演出时,来自田纳西州查特努加市Center for Sports Medicine and Orthopaedic Surgery的手外科专家Dr. Justin Arnold说过这样一段话,或许有助于你放松心情:“随着年龄的增长,关节上的循环与压力与日俱增。但这并不代表都是坏影响。时隔几十年拍摄的X光片或许会揭示出人体退化,但不等于说都是痛苦或是功能丧失。我对病人说,要想手一直能用,那就经常去动手。”这就引出下一点…
  • 练习。练习曲子,演奏曲子,不要让自己停下来,要坚持…
  • “不仅要活下去,还要好好地活下去”,这话说多少遍都不为过。

 

重新开始

谈到乐手处理受伤情况,除了Phillips,大有人在。比如说Django,提到这个名字,专业人士都知道指的是Django Reinhardt,就是那位传奇吉普赛爵士乐手,在Quintette du Hot Club de France乐队中凭借卓越的琴技大放异彩。他的故事则更为令人惊奇,因为他左手的两根手指在童年的一场火灾中瘫痪。当然还有一些其他著名的乐手在受伤或是生病后,生活从此改变,给演奏造成困难,也改变了他们日后的演奏方式。吉他传奇人物Tony lommi因左手两根手指的指尖受伤,创造出Black Sabbath那标志性的声音。已故纳什维尔演奏大师Pete Huttlinger在历经多次中风以及猝死症(因心力衰竭造成的心脏异常)恢复知觉,重塑传奇演奏之风,直到去年不幸辞世。

 

没有人知道有多少吉他手面临着影响自身演奏的身体障碍。但如果你弹得久了,可能会遇到各种各种的状况。

 

我就是如此。

 

在身体康复初期,这对乐手而言相当艰难,我个人深有体会。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一开始就知道该如何避免这样的情况。我并不是左撇子,我现在打字只能用左手。十年来,我第二次用不常用的那只手打字,第一次是因为拉开两只打架的狗。我还是很走运的。这次只摔坏了一小块骨头,关节上的第一块掌骨,所以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我开始慢慢练习右手如何弱弱地交替低音,捏拨片。

 

在耐心、动力、积极乐观,以及一流的手术与康复团队正确引导的共同作用下,我不仅得以康复,而且得到了强化。

 

这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重新开始。我知道我已经开始了。

 

六年半前,我右肩动了大手术,因为打了麻药,我的外科医生在给我做术前15分钟详细介绍时,我听得迷迷糊糊的(手术要比预想的久一些,因为要修复的损伤着实不少)。我吊着肩带和泡沫垫(护具),一直吊了六周,每天都吊着。

 

在经历了2010年那次手术之后,我再次回顾了吉他演奏的技巧,我从一个靠重力击弦的拨片乐手变成一个主要靠手指拨弦的乐手。在耐心、动力、积极乐观,以及一流的手术与康复团队正确引导的共同作用下,我不仅得以康复,而且得到了强化。

 

紧接着,便是我与其他乐手学着处理每个吉他手最恐惧的东西,并坚持下去。

 

一不小心就很容易受伤

谈到危险,并不是说遇到像是夹在两只吠犬之间的事才算是不幸。有时候即便是一张地毯,也潜伏着危机。

 

John Mock(Dixie Chicks, Maura O’Connell,纳什维尔指弹吉他手,器乐多面手兼常驻录音乐手)并不知晓用左手的中指指尖磨去地毯上的一小块污点竟会害得他要花费12个月去恢复,在此期间只能吹奏六孔小笛。沿着地毯反复揉搓一小块顽渍,虽无痛感,但会导致第一关节受伤,也就是常说的锤状指或是棒球指,进而导致指尖的肌腱分离,手指也就无法再听使唤。按弦更是无从谈起。

 

Mock便开始了为期一年的康复疗程,在此期间弹吉他几乎是不可能的,他自学了冬不拉和六孔小笛,以防万一手指无法康复。他的经历给我们的一个重要启示是:对于音乐人而言,如能立即着手一套备选方案便能加快康复进度,而且也能缓解情绪方面的压力。所幸,他迎来一个好结果。Mock现已重返吉他圈子,虽说他现在需要做更长时间的热身练习,以及连续不断的预防性疗程有助于日常工作能力的发挥。此外,他又新增一项技能,冬不拉演奏!

 

我们明白的第二个道理便是:不管怎样,你还是一名音乐人。在康复期不妨再学习一种可以弹奏的乐器。学习新知识不仅可以鼓舞士气,你还能吸收借鉴处理创作音乐的新方法。即便你伤到只可以用摇动器来探索无穷无尽的节奏变化,作为一名艺人你还是有所发展进步的。这才是所谓的双赢:更好地康复,以及培养新技能。

 

即便受伤也不愿意放弃演奏

我知道根本不能弹琴对你意味着什么。演出没了,收入没了,练习时间也没了。要是你太需要钱,根本不能因为受伤而放弃演奏怎么办?

 

贝斯手Missy Raines是大热乐队the New Hip的领队,蝉联七届IBMA年度最佳贝斯手。她与蓝草歌唱家Claire Lynch还有现象级五弦班卓手Eddie Adcock都合作过,她还弹班卓和吉他。在经历了一次重大髋关节手术和严重肌腱损伤最终康复之后,却在锻炼时折了上臂。Raines明白他需要治疗,但却发现她要面临一连串的演出,而她和她的的乐队同伴都急需这些演出所带来的收入。在急诊室出来后的首次演出,她便拿起贝斯,开始适应自己的活动幅度。

 

通过限制手臂活动,削减诸如拍打或是敲击的过激性演奏技巧,她得以咬紧牙关如期进行这些演出安排。作为一名明智的专业人士,她懂得在演出之后立即寻求专业性指导帮助。

 

要是你不在纳什维尔、洛杉矶或是奥斯汀这些有经常接待艺人伤员的医院的音乐城市居住,那么你能遇到的比较照顾艺人的急诊医务人员就比较少,所以作为一名艺人,你最好具有一定的前瞻性。千万不要让自己失血过多致死,也不要坚持非专家号不看。倘若没有专家资源,而且你担心自己伤势会改变自己日后的生活,在接受进一步治疗之前,最好是要求安排转诊。要是你能确信自己掌握了现有最好的医疗资源和信息,那么你康复起来也会更容易更顺利一些。

 

态度决定一切

受伤本身已经够痛苦的了,但随着伤痛减去,眼前面临的任务成了你的新关注点,你自己的胡思乱想会成为你最大的敌人。听起来可能会有些玄乎,同生理方面的治疗一样,你的思维方式以及在复原期的处理方式将会对你的康复以及适应能力的好坏产生同样大的影响。

 

在肩部手术后的康复期,从心理上接受我必须要改变演奏方式和设备选择的现实对康复是有帮助的。但我清楚我正在完全康复的路上。

 

对别人来说,或许更加吓人。

 

Pete Huttlinger 2016年死于中风,享年56岁,尽管初期中风病发得知诊断结果是挺吓人的,他还是过完了圆满的一生。他的信仰是“不仅要活下去,而且要好好活下去”。这种积极的人生态度在其历经一次严重中风之后以及得知自己有过猝死症状之后的康复效果是大有裨益的。就在这位颇有造诣的指弹家去世一年前,他曾告诉《原声吉他》:“我学会了放手并重塑自我。所以我跟以前不一样了。四年半来,我一直在努力,在经历了所有这一切之后我变得更好了。而成为更好的自己是迄今为止给自己的最好的礼物。”

 

至于我自己的肩伤,经过12个月的恢复,变得比以前更好了。我很庆幸,有这么棒的医疗团队及专业医师,譬如Dr. Brent Sanders,在治疗运动员伤员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而且他的业余兴趣爱好是弹吉他还有其他乐器,所以他在进行各种手术的时候游刃有余,可以陪我度过让人沮丧艰辛的康复期。当然也有好的一面。我以前从没学过指弹,所以说,在这样一个许多乐手都在退化的年龄,我却还能学到新知识。

 

你在复原期的处理方式将会对你的康复以及适应能力的好坏产生同样大的影响。

相反,反倒是轻伤,右手摔坏了之后一直没好。手受了伤往往会影响腱鞘,而这些腱鞘又直接影响着动作的连续性。仅仅是因为一个小伤,导致右手食指僵硬,而且很有可能好不了了。但我已经开始调整了,而且在康复阶段我训练自己的手指更加高效灵活。

 

如果你很幸运,避免受到任何伤,但你还是会因为过度使用或是老化导致肌肉酸痛。专业人士都知道要想事业长青,靠的不仅仅是练习,它涉及到练习、饮食、以及掌握练习和演奏的适度的方法。随着年龄的增长,在做热身练习时,速度要更慢一些,练习更久一些。你可能还需要适度调整设备,以缓解诸如肌腱炎和关节炎所带来的不适感。比如说,或许你会觉得小型琴或是更纤细的琴颈演奏起来会更舒服一些。

 

万一哪一天你的演奏生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尽管发生的几率很小,不妨听一听Django的音乐,就算身体退化到只能用两根手指按弦,你依旧可以像Django那样演奏出美妙的音乐。你也可以看看Huttlinger是如何恢复的。你不知道自己的人生轨迹将去向何方,但终有一天你会实现自己的目标,不过只能慢慢来,一个一个音符地去应对、去把握。

吉他平方原创文章版权所有 © 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文章原始出处!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guitarsquare.com/2342/
回到顶部